當前位置:首頁 > 要聞動態 > 民盟動態

【人民政協報】快30年了,深圳究竟是用什么留住了深圳副市長?

日期:2019/8/28來源:人民政協報閱讀:[ 字體: ]

“您的微信頭像為什么選了素描的建筑群?”

“那是我兒子幫我選的。他很喜歡觀察建筑。我很戀舊,從使用微信開始,就沒有換過頭像。”

 

全國政協委員,民盟中央常委、廣東省委副主委、深圳市委主委,深圳市副市長吳以環

晚上23點,本報記者等來了全國政協委員,民盟中央常委、廣東省委副主委、深圳市委主委,深圳市副市長吳以環的電話。“深圳市委、市政府的領導,生物鐘都是‘早睡早起’———‘早睡’指的是凌晨1、2點鐘睡,‘早起’是早上5、6點鐘起。即便如此,我們覺得時間還是不夠。”這是吳市長們的節奏,也是深圳這座城市的節奏。

從40年前的經濟特區到今天成為先行示范區,很多人也在問,為什么時代重擔如此“偏愛”深圳?

“改革開放是深圳的根和魂,是她的基因。這個基因來自于不折不扣、原汁原味地落實黨中央、國務院的政策安排。除此之外,深圳沒有其他‘秘訣’”。

在吳以環看來,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縮影,也是普通中國百姓實現更好生活向往的縮影。未來,深圳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,要靠的依舊是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。


不想當老師的經理成不了好市長

吳以環,1962年生于江蘇省江陰市。上世紀80年代,吳以環研究生畢業后,曾一門心思要在大學里傳授學生經世濟民之道。多年之后,說起這位當年才二十幾歲的大學老師,不少中國科技大學的老校友們印象最深的,是吳老師喜歡帶著大家到處找企業調研。一位同學后來從商,企業發展得非常不錯。他見到吳以環后說,吳老師,感謝您當年帶我們去牙膏廠調研企業的經營和財務管理,那堂實踐課對我而言,可以說是改變命運的。

是的,學生的命運多一半掌握在時代和老師手中。那么,老師的命運又掌握在誰手里呢?吳以環說,一半是時代,一半是情懷。

1991年,深圳市龍崗區橫崗鎮投資股份公司迎來了一位新領導,那就是副經理吳以環。此時她為了回答內心的一個疑問,主動放棄了大學老師的“公職”,來到深圳。吳以環這一批人的這個行為,當年被稱之為“下海”。

5年后,她成為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。1998年,吳以環任橫崗鎮政府科技辦副主任,此后的崗位變化可以用千錘百煉來形容。

2010年,她成為深圳市副市長。

“橫崗鎮現在發展得怎么樣?”快30年過去了,記者想“測試”一下,吳以環戀舊到什么程度。

“橫崗鎮現在已經變成了橫崗街道,距深圳市中心18公里,橫崗鎮以前是工業重鎮,而現在的橫崗街道是科技制造重地。——我還住在這里。”30年,吳以環始終住在當年剛來深圳市的落腳點。

“人家‘下海’是為發財,您當時的夢想是啥?”這又是一個很“麻辣”的問題。

“我當時教企業管理和財務管理,但我的知識也僅僅來自于課本。如果我沒有基層實踐,我不可能成為好老師。”或許正是因為從一開始就把“下海”當成了實踐,因此在最初來深圳時雖然受了很多苦,吳以環并沒把它放在心上。

來深圳之后,圍繞經濟學、管理學,吳以環寫過不少論文;在實踐中遇到了問題,吳以環就會試圖創新方式來解決這些問題,遇到問題、解決問題,你來我往,如同魚水。原本她計劃,學到一些東西就要離開深圳回學校,沒想到,這一待就是30年。

那么,深圳究竟是用什么,留住了吳以環,也留住了眾多懷揣創業創新夢想的人?


深圳是可以筑夢和圓夢的地方

人生沒有底稿。在與鄧小平同志有了春天之約后,深圳發展雖然沒有底稿,卻有了方向。

“所有人都在忙,也都享受忙,都希望向天再借500年。”一位在深圳的創業者告訴本報記者,深圳人的基因可能都和半個世紀前不一樣了。

“放眼全國,如果有人問,什么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?理論知識可能會找到很多。但如果有人就此說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只是一個理想,我認為這是錯的!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現實,到深圳你就會懂,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范例就是這樣的。”這番話,吳以環說得很硬氣。

過去40年,深圳身后也有學習、對標對表的對象,但老師不學習也是不行的。特別是科技創新,從零到一,本來就沒有“舒適區”,停下來就意味著落后。

“我們嚴格遵循、落實黨中央、國務院的方針政策,在這方面,我們向來不折不扣。但誰都知道,一座城市的發展是有‘舒適區’的,如果單從經濟增長速度來說,創新到一定時刻,我們也可以停下來歇歇腳。但作為經濟特區,我們始終不折不扣落實中央政策,永遠在路上,永遠刀刃向內。”吳以環這樣說。

上世紀80~90年代,深圳發展“三來一補”(即來料加工、來件裝配、來樣加工和補償貿易),靠著人口紅利,靠著土地優惠,為全世界代工。

“后來,國家給的方向是一定要發展以高科技引領的經濟。方向定了我們就去做,趟著路走,聞雞起舞,新官理舊賬,一屆接著一屆干。”吳以環這樣說。

近年來,通過城市管理者、服務者的不懈努力,一批高新技術企業落戶深圳。企業來了,人才來了,資本來了,政策落地,創新理念也產生了輻射效應。

2009年10月30日,創業板在深圳證券交易所誕生,首批上市公司僅28家。截至今年8月,創業板已上市企業達到769家,總市值5.19萬億元。在深市20.4萬億元總市值中,創業板占比超過25%。

今年7月22日,科創板在上海證券交易所鳴鑼開市。首批25家科創板上市企業中,深圳市屬國資管理的基金直接投資企業5家,子基金和參股基金投資企業5家。


經濟好是基礎 人幸福是目標

“滿城歡騰。”這是談到《意見》發布后深圳這座城市的反應時,吳以環脫口而出的詞匯。伴隨興奮、振奮而來的,是城市管理者、服務者的壓力和責任。

“我們常說,一舉手就能摸到的目標是近期目標;跳起來能夠達到的目標是遠期目標;先行示范區對深圳而言,是必須凝聚所有人的智慧才能實現的戰略目標。”吳以環說,過去發展經濟特區,一個關鍵詞就是發展經濟,現在要統籌推進“五位一體”總體布局,就要求深圳不僅要吸引創業者來工作,還要能留住圓夢者在這里養老。

“城市是有溫度的,會真誠對待為她而來的人。”吳以環說,以打造健康中國的“深圳樣本”為例,為了病有良醫的目標,未來深圳的工作目標是推動衛生健康發展方式從“以醫院為重點”向“以基層為重點”轉變,建立強基層政策落實督辦查辦機制,推動衛生健康工作重心下移、資源下沉,切實提高基層醫療衛生服務能力;要深入推動衛生健康事業發展方式從“規模擴張型”向“質量效益型”轉變,從“粗放管理型”向“精細管理型”轉變,推動公立醫院改革發展,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;要深入推動衛生健康發展方式從“以治病為中心”向“以健康為中心”轉變,深入持久實施健康深圳行動計劃,加快形成“共建共享、全民健康”的健康深圳建設新格局。

不僅是醫療。

據吳以環介紹,深圳在為所有來此工作的人提供子女受教育的機會,包括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。在就業和住房方面,深圳也在不斷努力提升自己的“城市親和度”:“我們的目標,是使這座城市值得托付。大家不僅可以把青春、智慧給深圳,更可以在這個城市過上一輩子。”

“您退休之后會回學校做客座教授嗎?”采訪尾聲,接近凌晨,但顯然,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吳以環處理。

“我很想這樣做,只要學校給機會,讓我把過去30年在深圳學到的東西交給學生,就行。”追夢,筑夢,圓夢,吳以環又開始了新征程。(來源:《人民政協報》 )



11选5每期必中